拉克丝说琴女你又空大

我想看很多星星落在你眼里
活在自己的圈子里
Faker&Peanut/MaRin&Mowgli/MaRin&Faker
❌Kuro x Mowgli/芽花❌洁癖直接拉黑
「我永远都喜欢MaRin❤」

MaRin&Mowgli/采蘑菇的狐狸


请!勿!上!升!真!人!
什么都禁 ooc全是我的
时间线17Afreeca
背景全是瞎掰胡诌经不起推敲
南极冷门cp不嗑别骂 骂我就跑路
@Rita_LLL 来吃粮啦


00

李在夏推着一个巨大的行李箱站在Afreeca宿舍客厅里,面前是前两天已经入住的张景焕端着水杯问他要不要帮忙收拾东西。

“你好,我是MaRin张景焕。”

对方像是突然意识到自己还没有做一个自我介绍,朝他伸出手眯着眼笑。


01

李在夏有一个从来没有跟别人分享过的秘密。

大约两年前开始,他就是现在队里上单的小粉丝。

后来他偶尔会想起那次令他难忘的fm,再后来张景焕知道这件事后笑到鱼尾纹都深了几层。


那是一场碾压性胜利的比赛,解说激情澎湃地喊出“GG”时玻璃房里的SKT队员已经表情轻松摘下耳机,张景焕甩甩头转过身去看走进来的金正均,教练拍拍每个人的肩膀告诉他们一会儿在老地方举办fm。张景焕拎起挂在椅背上的外套披在身上,和裴性雄有说有笑地往外走。

李在夏站在一群女生排起长队里有点尴尬,前面的女生和他打招呼问他是谁的粉丝,他的脸上浮现出一个羞赧的笑容小声地说“MaRin选手”,女生点点头说“是啊MaRin选手真的是当之无愧的上单霸主”。

是他心里的世界第一上单啊。


排到李在夏的时候每个选手的脚边都放了不少礼物,李在宛笑眼弯弯握着他的手说谢谢,裴俊植认真看着李在夏的眼睛说谢谢你的支持,李相赫勾起w型嘴唇礼貌地鞠躬,裴性雄的脸上是一个大大的微笑,李在夏再往旁边迈出一步就是上单位的张景焕。

张景焕把手伸过来轻轻覆住李在夏的手掌,干燥温暖的掌心温度传过来让他从懵懂中幡然醒悟这一切都是真实发生的。

“MaRin选手加油!”李在夏抬头,张景焕笑靥如花的面容就撞进他瞳孔里,“谢谢你。”

像天上所有的星星都在那一刻都落在他的眼睛里,闪亮得耀眼。


“呀我们在夏在想什么啊笑得这么开心。”李多允揉揉李在夏的头打趣他,张景焕仰头喝了一口香草拿铁侧过头看他没说话。

李在夏把手机扣在手里说没什么,抬头去看正在进行的比赛。

余光看到张景焕微微仰起的头顶,发旋像黑洞一样要把李在夏吸进去。

在想你啊。


02

张景焕人如其韩服id,没有咖啡会死星人。

“剪刀石头布——”几个男孩子凑在一起用猜拳决定谁去给大家买咖啡,张景焕作为队长和老年人每次都被大家默认排除在外,坐在一圈人旁边看他们玩闹。

李在夏看着清一色石头里自己的剪刀手很后悔。

“在夏哥要可可星冰乐——”

“那我要美式咖啡!”

李在夏手忙脚乱记下哥哥们的喜好准备下楼去买,张景焕拍了一下他的肩膀说我也去。

然后就演变成现在这样两个人并肩走在去星巴克的路上。


张景焕先一步推开厚重的玻璃门让李在夏进来,两人迎着十足的空调暖气往柜台走,点好单站在一旁等待,没曾想在店里还碰到了粉丝。

张景焕礼貌地对着镜头微笑,和粉丝说着感谢的话,一转头李在夏不在身后脸色都变了,匆匆对粉丝说了比赛见转身去找人,没走两步看到李在夏在认真挑选带哪种糖包。

张景焕走过去轻敲李在夏的头:“在夏你突然不见哥都吓一跳呢。”

李在夏手一抖两包白砂糖包掉在桌上。


早就知道张景焕撒娇起来天下无敌,平时也没少听他在排位时软糯糯抱怨队友是笨蛋的声音,而对李在夏来说这还是头一回。

“对不起哥我下次不会了…”李在夏揉了揉刚被张景焕敲过的地方,队长凑过去看他:“在夏很怕我吗?”

突然凑近的脸庞、微微下落的眼角还有习惯性抿起的嘴唇,像被遗弃的狗狗一样湿漉漉的眼神盯着他看。

李在夏大幅度地摇头:“没有的哥。”

张景焕把帽子给李在夏戴上对他说赶紧回去,提了纸袋往前走。


冬天的北风吹不凉李在夏脸上的热度,他跟在张景焕的身后,就像一只追着灯火的飞蛾。


03

久违的假期对电竞选手来说弥足珍贵,开完赛季最后一次复盘会议,教练拍拍桌子对大家说明天开始放一个五天的小长假。

李在夏睡前和朋友约好第二天去看电影聚餐,其他队员都准备第二天回家休息,同房间的李多允出去旅游早早就走了,张景焕似乎不打算回家想在宿舍做留守老人,黑暗里只有李在夏还在对着屏幕打字,听着张景焕呼吸平稳似乎已经熟睡,心里开始想着他放假会和他去哪里做什么。

这个赛季辛苦了,队长。


李在夏和朋友们看完电影一起去了心心念念很久的烤肉店,去洗手回来时双手滴答着水去寻朋友订好的桌位,在过道里侧身让一位服务员走过,腰后被轻轻拍了一下。

“在夏?”

李在夏听到这个声音脊椎都不由自主地挺直了,在转身看到声音主人和他对面的人之后又垮了下来。


张景焕看出他的变化伸长手臂去取了张纸巾塞他手里,念叨他湿着手就出来,李在夏手上未干的水渍被白色纸巾吸走,匆忙揉搓成一团捏在手心。

“哥,这位是?”

“是我发小的朋友。”

另一侧的卷发女生朝他点点头。


烤架上的肉片滋滋作响,洋葱和黄油一起散发出浓烈的香气,朋友有的在讨论刚才的电影剧情有的在讨论最近的考试,李在夏用夹子给烤肉翻面,旁边的朋友递过来一罐啤酒,手机屏幕恰好亮起。

「在夏不可以喝很多酒哦 from景焕哥」

手背虎口处被油脂溅上,李在夏手忙脚乱用刚才攥在手心里的潮湿纸团擦去,他直起上半身看向张景焕在的方向,一片装饰灯的阑珊里他只看到张景焕笑弯了桃花眼,托着下巴听对面人说话。


李在夏只喝了一罐啤酒,和朋友大笑着结束聚餐已经凌晨,张景焕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走了,李在夏告别朋友往宿舍走,打开门看到门厅里整齐放着一双鞋,料想张景焕已经回来,路过客厅果不其然看到队长在排位rank。

张景焕听到关门声想着小朋友应该回来了,奈何正准备进行一场重要的团战,他没有立刻问李在夏玩得是否开心,直到赢下了团战上了高地顺势拿下胜利才摘下耳机去喊李在夏的名字。

没有回响,回应他的只有浴室哗啦啦的水声。

接着又打了两把排位,成功拿下三连胜的张景焕关了灯洗漱完回房间,已经钻进被窝睡在地上的李在夏裹着被子蜷成一团,只露出一点棕色头发的脑袋,像一只巨大的蚕蛹。张景焕确认好李在夏有盖好被子后自己也躺下准备关灯睡觉。

梦里是一片潮湿闷热的雨林,雨后的阳光透过枝桠落在地上照出斑驳的影子,五颜六色奇形怪状的蘑菇从腐木上、草丛里长出来,常识告诉张景焕这些都是有毒的蘑菇,他急切地搜寻着他要找的目标,却无论如何怎么也找不到。在一枚巨大的叶片后他终于找到它,然而在剥开草丛的时候眼睁睁看着蘑菇像是自己有意识一样从跳到地上,顺着地形滚进一湾水塘里。


04

新的赛季开始,李在夏渐渐也开始被教练组尝试放在赛场上做首发,赛后fm来排他的队伍也越来越长。

张景焕笑意盈盈和前一位粉丝合影完,瞥见一个短发的女生给李在夏送上礼物,像是旧识的老友聊着天,写to签时也没问对方叫什么,直接就在应援板上写了起来。

张景焕眯起眼睛,在女生身上扫了两遍,像是怕人要拐跑小打野似的,确认不至于造成威胁后才转过头对自己这边下一位粉丝道谢。

fm结束李在夏拎起粉丝送的礼物往停车场走,张景焕跟在他身边问重不重,小朋友认真地摇头说不重,张景焕低头见他细瘦手臂上凸显的青筋软软叹了口气准备把袋子揽过来,李在夏执拗地没松手,张景焕一用力把袋子抢过来,小朋友整个身形都跟着晃了晃。

还说不重。张景焕的手心被细绳勒得生疼,粉丝都送了什么怎么这么沉。

“粉丝说我太瘦了…送了蛋白质粉。”

还真是有心了,张景焕盘算着和宿舍阿姨商量给队员加菜,尤其让小朋友多吃点。


李在夏参加完拍摄活动回来,从冰箱里拿出一罐果汁准备去房间,走到虚掩房门前停下了脚步,里面传来张景焕断断续续的声音。

“样式选你喜欢的就好了。”

“浅紫色吧,珊瑚粉也可以。”

“请柬当然要好好做了你这个笨蛋。”

李在夏的脑子有些转不过来,以致手里的饮料咣当一声砸在地上,咕噜噜滚到脚边,凉意透过袜子从脚趾爬上神经。

张景焕听到声音电话都没挂打开门和李在夏来了个对视。

完了,天大的误会。

张景焕看到李在夏暗下去的眼睛在心里大大地打了个感叹号。


晚饭时间李在夏不在宿舍,今天是假期结束前的倒数第二天,可能又去哪里玩了吧,张景焕这样想着,草草吃了几口面前的外卖,闲着无事就开了直播打rank。

弹幕亲切热烈地问他放假在家还是在宿舍,有没有出去玩,张景焕没开摄像头,絮叨叨说了放假没回家在宿舍,现在只有一个人所以开了直播和粉丝互动。应粉丝要求玩了上单鳄鱼和ad希维尔后排到了打野位,粉丝在叽叽喳喳刷着想看卡密尔奥拉夫梦魇,张景焕正在思考选用哪个英雄适合阵容,一声力道很轻的关门声透过耳机钻进他的耳道里。

他回头看是谁回来了,看见SKT的姜善久扶着李在夏局促地站在门口,见有人在宿舍松了一口气。

游戏这边正好有人退出队伍,张景焕对着麦说今天的直播到此为止大家晚安就火速下播,扔下耳机快步走过来把李在夏揽怀里问什么情况,姜善久就差举手发誓自己只是被拉去吃饭结果变成李在夏一人的买醉表演,张景焕捏捏小朋友没什么肉的腰侧,没有动弹,看来是真喝多了。


送走了姜善久,张景焕把李在夏带到浴室,浴缸里放满水后把小朋友的衣服脱了扔在衣物筐,抱起没什么肉的李在夏浸在水里,给他仔细清洗后用浴巾裹好塞进被子里。

李在夏迷迷糊糊梦见了他第一次见张景焕时伸开的掌心,白皙有力的手指握住他的手对他说——

我就陪你到这里。


05

李在夏清醒之后发现自己被洗得干干净净,脸到脖子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覆上一层粉色,跌跌撞撞去找了衣服穿上走出房间,张景焕在厨房忙活回头看他。

“…谢谢哥。”

“快去刷牙,我煮了点粥。”

张景焕把他往盥洗室推。

假期最后一天的中午,Afreeca的上单和打野,一人一碗粥在餐桌前心照不宣吃得安静。


咽下最后一口粥李在夏主动把碗筷收拾了拿去厨房洗,拧开水龙头刚拿起筷子就听到陶瓷杯子落在大理石台板上清脆的“咔哒”一声。

李在夏闻到张景焕常喝的咖啡味,忽而凑近的阴影把他吓了一跳,条件性往后躲,脑后拢上一只手限制他下面的动作,鼻尖是熟悉的爽肤水味道。

张景焕就这么突然的在李在夏的嘴角亲了一口。

要不是哗啦啦的水声和手上冰凉的触感,李在夏怀疑自己酒还没醒。


张景焕抬手去把水龙头关了,他比李在夏高一点,有些忐忑低头看小朋友的反应。

李在夏盯着张景焕望向自己的眼睛,想起两年前第一次见他也是这种眼神,他有很好看的双眼皮,总是这样温柔如水地看别人。

“哥,请柬?”李在夏没头脑地来了一句。

张景焕知道他一定会问,如释负重地笑了出来:“下个月20号,我发小结婚。”

李在夏后知后觉这位哥给自己下了多大一个圈套。

他顾不上手上的潮湿水痕,扑进张景焕的怀里不肯抬头。


当然最喜欢你了啊。

这句话后来张景焕对他说了很多次。


张景焕也有一个没有分享过给别人的秘密。

惊慌的李在夏第一次在fm上对自己说加油的时候,他多看了两眼瞳孔里有光的小朋友,一直记到现在。

这个秘密终会被分享给李在夏,不过不是现在。

张景焕怀抱李在夏揉揉他的头,印了一个吻在他的发丝上。

评论(15)

热度(51)

  1. Rita_LLL拉克丝说琴女你又空大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