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克丝说琴女你又空大

我想看很多星星落在你眼里
活在自己的圈子里
Faker&Peanut/MaRin&Mowgli/MaRin&Faker
❌Kuro x Mowgli/芽花❌洁癖直接拉黑
「我永远都喜欢MaRin❤」

【马蘑菇】两个傻瓜(双向吃醋,有车慎入)

我最喜欢的上野组合(;´༎ຶД༎ຶ`)本南极点cp坚守人成功安利出一个产粮的太太兴奋地想啃一口蘑菇力(ૢ˃ꌂ˂⁎)

Rita_LLL:


MaRin*Mowgli
现实向,平行世界大头无女友设定
时间线为TOP春季赛程结束后,LCK季后赛
小学生文笔,剧情为开车服务
惯例全文走评论区外链
献给我的姐妹颜@拉克丝说琴女你又空大 


 
“marin选手总是喜欢浏览美女主播啊,看来是喜欢这种类型的女孩子么?”
耳机里突然传来的斗内声音把正在东倒西歪打瞌睡地李在夏吓醒,“这哥究竟在搞什么啊……”李在夏揉着眼睛抱怨道,手指却不由自主地按到了音量键上——

 
“什么啊”镜头前的人笑弯了一双桃花眼,似乎观众问什么都不会生气的样子,“我说,大家不都喜欢这种吗,不然她们怎么总人气那么高地飘在首页推荐里啊”张景焕一边惯例调侃着直播间里搞事的观众们,一边按亮了手机,屏幕上跳出的浅蓝色图标和LCK季后赛赛程表让他想起那个像小松鼠一样的弟弟,瘦瘦弱弱的小身板却总喜欢深夜拉着自己一起点炸鸡外卖,塞满吃食的脸颊鼓鼓的,明明是温顺的小动物却霸道地把自己的心都撑得满满的,柔软又茂盛的金发像松鼠蓬松的大尾巴,惹得自己总是忍不住上手揉乱。张景焕边想着眼睛眯得更弯了,嘴角也忍不住勾起弧度,小家伙现在……应该训练挺忙的吧,抬头又看见直播间弹幕在刷“心机主播张景焕”、“美女爱好者张景焕”,干咳一声收起笑意顺手点进了终于排到的队列,“咳——大家好好看LOL教学吧”。

 
“在夏?在夏?在夏你还好吗?”肩膀上传来的暖意把李在夏拉回了现实,“最近训练太累了吧,要注意休息啊,可不能眼睛红红地上场哦”视线对上经理姐姐关切的眼神,手又不自觉地揉了揉酸胀的眼框,“我没事啦,只是….看屏幕太久而已,不好意思害姐姐担心啦”,李在夏不经意地拖着尾音,眼睛却还往手机上瞟着,期待屏幕里的人再说些什么,再解释些什么,再跟观众好好声明下自己真的不是那种喜欢长腿大胸的美女主播的人。
 

还是……算了吧,自己这又是在瞎期待些什么呢……李在夏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努力想压住胸口泛滥的酸意,思绪却止不住地飘到了去年这个时候捧着香草拿铁眯着眼睛朝自己笑的人:

这哥真的蠢得可以,明明是去了那么多次的比赛场馆,却总不记得路非要自己陪着一起去买咖啡,每次嘴上沾了一圈奶泡还不自知,有时候老年人听力犯了讲他几遍都听不到非要自己动手帮他擦掉,真的是…..怎么就变成了现在一副半死不活每周只有几句例行问候的人呢,说好的温柔大哥哥呢,都是骗粉丝哄小孩子的吧,明明人家就更喜欢那种迷人的女生啊……也是,迷人的女孩子谁又会不喜欢呢,书行哥也天天叫嚣着要减肥要约会呢,像自己这种扔在人堆里就找不到的男孩子也没什么好值得珍惜的吧。想着想着手不自觉地攥紧了书包带,回过神来的时候掌心已经留下了一道不深不浅的红印,“嘶——”,李在夏终于想起来自己是一个靠手谋生的职业选手了,举着手掌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一会儿还要训练呢,这手……

 
“呀,你小子又在乱搞什么?!怎么手这么红?”李书行一进训练室就看见自家小打野不知道又作什么死地把手弄红了,这群小孩子真是不让人省心,难怪范现总跟自己抱怨呢。李书行在心里默默叹了口气转身在医药箱里翻了翻,“过来——”李书行朝小孩儿挥了挥手里的膏药,“现在暂时就先这么训练吧”,然后一边嘱咐着没轻没重的小孩子一边感慨着“去年你景焕哥在的时候还能看住你,你看看你现在,嗯?”,李在夏听见张景焕的名字猛地抬头,直愣愣地瞪着一双鹿眼盯着眼前正在碎碎念自己的队长大人,“怎么了?说你一句你还神气来了?”李书行说着轻轻拍了拍小孩儿的手心,又仔仔细细地交代着:“少碰水,除了训练不要有别的动作了,作为职业选手要……”

 
李在夏嗯嗯啊啊地答应着队长大人的嘱托,殊不知一旁的经理姐姐早就把这队友情深的一幕传到了推特上,满意地编辑好“暖心的书行~”便点击了发送,五分钟后刷新果不其然收获了一大票粉丝的感叹和关心,回复了“mowgli选手只是不小心受了轻伤,不用担心”后便催大家去准备训练赛了。
 
 
另一边下播后刷手机的某大龄上单选手可就没那么好受了,修长的手指不耐烦地在屏幕上滑来滑去,上一张还是自己的老队友体贴地握着李在夏的手,下一张便是从前那只会望向自己的鹿眼怯生生地朝别人投去无辜的眼神,再下一张两个人笑得可真甜啊…..张景焕的手指不自觉地隔着手机摩挲着李在夏笑意盈盈的脸颊,这样亲密的照片他已经不是第一次刷到了,也不是没有过立刻打开kkt质问的冲动,终归还是忍住了。

 
说起来自己现在也不在他身边了,自己给不了的关心也不允许别人给么,27岁的张景焕做事向来稳重妥帖,选择离开lck的时候连怎么安慰人都在心里演习了好几遍。作为“模范男友”,该给的关心给到,其他的事情也不会咄咄逼人地去过问,尤其是自家小松鼠比自己小7岁啊…..小孩子不要觉得自己烦才是重点吧。张景焕揉了揉眉头,最终还是在对话框里敲下“快比赛了,好好休息”,发了过去。
 
 
没有比赛的日子总是过得飞快,张景焕下了飞机紧赶慢赶还是没来得及看上比赛,刚到场馆外便听见里面传来阵阵“KZ!KZ!KZ!”的欢呼,心下一晃就快步扭头朝休息室走去。

 
电子竞技向来残酷,胜者有多开心败者就有多沮丧,虽说闯入决赛对于这个赛季的afs来说已经算是一个不错的交代,但没能捧起近在咫尺的奖杯的遗憾还是清清楚楚挂在每一个队员脸上。作为队长的李书行低着头坐在沙发上,刘海垂下来看不清表情,萦绕在空气中的自责却牵动着李在夏的手心,书行哥真的…辛苦了吧,李在夏想着便拖着书包靠了过去,张了张嘴却不知要说什么来安慰,只好轻轻握住队长大人的手揉着,希望队长大人能好受一些。

 
持续的低气压被一句轻快地“星巴克外卖~”打破,李在夏错愕地转过头去发现在自己手机里活了一个春天的电子宠物竟然真的出现在了休息室门口,眨了眨眼睛不敢相信,“怎么,在夏只顾得上关心书行都把我忘了吗?”
 

直到手里被人塞了热可可李在夏才反应过来自己真的不是在做梦,眼前人的种种行径裹挟着落败的委屈猛地涌入脑海,连声音都不自觉蒙上酸意:“哪能够呢,哥还能记得我的口味我已经谢天谢地了”。话音刚落就见这哥已经跑到别处去分咖啡了,真是细心啊,离开那么久每一个人的口味还都记得清楚呢,李在夏抿了一口可可,明明是甜蜜又温热的液体啊,怎么喝到后来会泛起层层苦意呢。
 
 
季后赛的落幕也代表着队员们期待已久的假期终于来了,室友们陆陆续续地离开的寝室显得尤为空荡,连拉个拉链都能听见清晰的回声,李在夏慢吞吞地把衣服塞进书包里,床上的手机还亮着,蓝色背景下“晚上来我家吧,我们说清楚”几个字闪得人心烦,终于走到了这一步呢,李在夏叹了口气,还是郑重地敲下了“好”回了过去。
 
 
“在夏啊,你还没走吧,教练让你过去一趟!”

 
“好!我马上就来!”
 
 
“呲——”,张景焕已经记不清这是自己开的第几瓶啤酒了,猛灌了几口后张景焕按亮了已经两个小时没有消息的手机,这孩子现在这么讨厌自己吗,已经到了……连见都不愿意见的程度吗?苦涩的酒精绑架着理智飞快地逃离了张景焕的脑海,冷掉的炸鸡的香味还漂浮在空气中令人作呕,一年前的现在这个桌子前还是两个人……原本甜蜜的往昔如今却压得张景焕喘不过气来,眼前的一切快要把他撕成两半,张景焕只觉得头痛欲裂,踢开地上的酒瓶跌跌撞撞地朝门口走去,一屁股坐到地上便觉得身上犹如挂满了铅块沉重无比,只好贴着冰冷的墙寻求片刻的安慰。

 
李在夏一进门就看见的是这个场景,门厅昏黄的灯光打在张景焕脸上投出一片阴影,遍地的酒瓶为眼前人紧皱的眉头做着注解,“景焕哥?景焕哥?”李在夏心里转了三百个弯都没想出来这哥现在是什么情况,可这么着坐在地上也不是个办法,这哥腰也没好到哪里去吧……还是先把人扶起来再说。
 

还没等李在夏把人架住这人便猛地握住了李在夏的手腕,等李在夏再反应过来时自己的双手已经被按在墙上不听使唤,衣服下摆也被带着薄茧大手撩起,刺鼻的酒精带着温热的鼻息喷洒在自己耳畔,


“连面都不愿意见的人,被我碰会是什么反应呢?嗯?”

话音刚落耳垂上便传来一阵湿热,胸口也传来丝丝酥麻,饶是李在夏再迟钝也意识到了接下来会发生的事情,之前介于自己的年纪两个人并没有什么过分的行为,自己也不是没表示过,景焕哥总是笑着说等自己长大一点……


虽然自己也知道了真实原因是自己这小孩子身材实在是没什么吸引力,所以现在身上这人要么是认错了人要么是想拿自己来发泄,思及于此李在夏便猛烈地反抗了起来,抬起膝盖抵住张景焕的小腹试图阻止对方在自己身上攻城略地,然而张景焕却借机正好用下身的火热意味深长地蹭了蹭小巧的膝盖,手上也加大了力度死死摁住了身下人的手腕,另一只手则顺着优美的腰部线条向下滑去,牙齿也不停啃咬着小孩儿因瘦弱而耸立的锁骨,留下一个又一个红痕……

 
半晌,见身下的人没了动作,张景焕略带疑惑地抬起头,还没完全睁开眼就感觉到有什么湿热的东西滴在了自己脸上,几乎是一瞬间李在夏的眼泪便唤醒了张景焕的理智,印象中见过小孩儿因失误懊恼的样子,见过比赛落败小孩儿难受的样子,独独没见过眼前这副一脸绝望又无助的样子,张景焕深吸一口气,“对不起”,说着便松开李在夏的手腕正欲拭去他的眼泪,然而在手指触到硬邦邦的墙壁的那刻张景焕便懂了,哪有什么绝望无助,李在夏对自己,怕是只有恶心和厌恶吧。
 

“对不起”,尽管知道道歉没用张景焕还是开口了,“哥不该这样对你,我知道我现在说什么都没用,可我还是想……请求你的原谅”

 
“请求我的原谅?我受得起吗?我有这个权利吗?还是只有你喜欢的那些人有呢?”刚哭过的李在夏情绪也并没有好到哪里去,心中埋下的委屈终于在此刻破土而出,像一枚枚松针夹带着鼻音朝张景焕刺去。

 
“我不喜欢你吗?你已经感受不到我的喜欢了吗?还是说你只能感受到李书行的喜欢呢?”
 

“你想分手就分手啊,为什么都到这个时候了……你还要拿别人来当借口?”原来这个人直到最后一刻都还在逃避,自己从来……都不是他想面对的选项吧,李在夏用手背狠狠抹了下眼眶,准备跟这个地方彻底告别。
 
 
“我没有…喜欢上别人,我也没有什么分手的借口,我不想跟你分开”手腕再一次被抓住,李在夏定定地看着眼前的人,不敢相信张景焕有一天也会带着鼻音跟自己讲话,“从一开始,我喜欢的,只有你一个而已,我不知道你在哪看见什么觉得我喜欢上了别人,但看见你跟书行那么亲近我在中国嫉妒地快要发疯……我不知道要怎么跟你表达我的感情,我怕你嫌我烦啊,在夏”
 

“在夏?在夏你抬起头看着哥行吗,哥哪里做错了,你……”
 

“张景焕你怎么那么傻啊……”李在夏快被眼前的人气笑了,“我跟书行哥没什么的……那你不是自己在直播里说喜欢美女主播的吗……”

 
“你还说我傻?还不叫哥?到底是什么样的傻瓜才会相信直播时糊弄观众的话啊,嗯?”智商上线的张景焕终于搞懂了这是闹的什么乌龙,哪有什么分手,原来只有两个乱吃醋的傻瓜啊。


接下来走评论区外链,惯例:https://pan.baidu.com/s/1NBltesrKldhamS7GVxlIPQ


————————————————————
真·二人圈的深夜爆肝,马蘑菇真的太甜了,溜了。

评论

热度(46)

  1. 拉克丝说琴女你又空大Rita_LLL 转载了此文字
    我最喜欢的上野组合(;´༎ຶД༎ຶ`)本南极点cp坚守人成功安利出一个产粮的太太兴奋地想啃一口蘑菇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