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克丝说琴女你又空大

我想看很多星星落在你眼里
活在自己的圈子里
Faker&Peanut/MaRin&Mowgli/MaRin&Faker
❌Kuro x Mowgli/芽花❌洁癖直接拉黑
「我永远都喜欢MaRin❤」

MaRin&Faker/你好吗


什么都禁 ooc全是我的
日常想念我的最佳中上


张景焕看到水晶爆破的画面心里咯噔一声。

镜头给到李相赫,没什么特别的表情,张景焕一眼就看穿他回去又要通宵rank。

他太熟悉李相赫了。

认命地去拿了羽绒服,给爱宠的食盆里放上食物和水,出门往SKT基地赶去。


裴骏植对张景焕的到来一点也不奇怪,朝李相赫平时直播的小房间努努嘴,继续自己的rank。

张景焕平复一下呼吸,也不急着进去找李相赫,找了个空位置坐下复盘今天的比赛。从室外寒冷的空气转移到室内,张景焕的镜片上起了一层白雾,他眯起眼睛打开桌上的眼镜盒,拿出眼镜布细细擦拭。
没戴眼镜的张景焕总让人有一种严肃的肃杀感,并不是外貌上的凶狠,而是气质上的压制,尽管他也很少会露出杀气十足的一面,李相赫从小房间里走出来倒水看到他时仍然想起了15年的那个秋天,张景焕笑得眉眼弯弯喊他“赫啊”。

那些一起捧杯的日子,终究是回不去了。


李相赫最终是和张景焕一前一后回的宿舍,外面下了一场不小的雪,李相赫裹紧羽绒服踩着深深浅浅的脚印在前面走,张景焕不说话跟在后面,寒冷的西北风吹在脸上生疼,让挺久没出门的张景焕迷迷糊糊想着是不是要给李相赫买条围巾保暖。

先行回到宿舍里的人已经把所有人房间的暖气全都打开,两人走进李相赫的房间后眼镜又被熏上一层水雾,张景焕低低地啊了一声去找纸巾,李相赫摘下眼镜回头有些狡黠地笑他现在离了眼镜简直生活不能自理。

您的好友皮皮壳已上线。


裴骏植铁了心今晚不让张景焕回家,叫了外卖喊上队友在宿舍里又吃了个夜宵,嚷着“景焕哥我还是不是你最疼爱的弟弟”成功让张景焕顺从地坐下和大家一起玩闹。

没有床位的张景焕自然不可能去睡沙发,李相赫勉为其难接受前队友和自己挤一张床的现实,黑暗里张景焕压压被角,像从前那样对李相赫说晚安。


身体在被窝里很快温暖起来,张景焕打了一晚上排位也有些疲惫,脑海里的纳尔和杰斯在上路有来有回地打着,在纳尔变大一个大招就要拍到杰斯身上的时候,背后靠过来的人让他彻底惊醒了。

李相赫大概是睡沉了,侧过身往张景焕的后背蹭了蹭,低声呢喃喊他“哥”。

张景焕想转过身抱抱他,但是他不敢动,怕自己的动作吵醒了浅眠的李相赫,只得轻轻拍着他无意搭上自己腰上的手背,像哄小孩一样试图让他睡得更安稳些。

“你好吗?”身后再次传来的声音让张景焕彻底炸了毛,很想开灯看看李相赫到底怎么了。李相赫的声音很小,又往他身边靠近了些,几乎要贴着张景焕的背。

我好吗。张景焕在心里苦笑,不好,相赫我一点都不好,排位状态很差,连跪红毯不知道走了多少次,高傲的MaRin放弃了战队的邀请,关注lck的比赛却自己不能上场,如同一只空有猎杀本能的豹子被铁链拴在原地,急不可耐地在土地上磨着爪子,逃离不出这片空间。

身后的呼吸渐渐平稳起来,张景焕缓慢地转过身,就着月光看李相赫把大半张脸埋在被子里,只露出眼睛以上的部位,手脚则变本加厉地像个八爪鱼一样缠着张景焕,睡得很沉。

如果这是一场梦,梦里体会过也很满足了。


第二天醒来的李相赫只字未提前一晚发生的事,张景焕旁敲侧击问他是不是偶尔会说梦话,李相赫一脸你是不是傻的表情回他“我又不是韩王浩”。

远在KINGZONE基地的韩王浩抱着手机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郭普成从沙发上弹跳起来吵着要调高空调温度王浩都感冒了。


张景焕回到家刚坐下一会儿看到有信息发过来。

相赫:只是累了 想充会儿电

张景焕的嘴角是止不住的笑意。

SKT MaRin:随时^ ^


只要你要,只要我有。

评论(9)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