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克丝说琴女你又空大

我想看很多星星落在你眼里
活在自己的圈子里
Faker&Peanut/MaRin&Mowgli/MaRin&Faker
❌Kuro x Mowgli/芽花❌洁癖直接拉黑
「我永远都喜欢MaRin❤」

Faker&Peanut/林


一首歌的脑洞产物 灵感全来自于歌词
国际三禁 ooc全是我的


于万人中万幸得以相逢
成为我所向披靡的勇气和惶恐
-银临《不老梦》


韩王浩经常会想,如果那年没有接触lol,现在的自己会是什么样。
也许会磕磕绊绊考上一所还像样的大学,读着自己可能不太喜欢的专业,空闲时间去参加社团活动。

总之,一定不会认识李相赫。
每天生活在一起的那种认识。

虽然按他的话说,就算是不了解lol的人,也不可能不认识李相赫。

对此裴骏植曾多次表达“爱情使人蒙蔽双眼”这一观点。


李相赫习惯了在游戏里被人仰望,他身上背负了太多的赞誉,对比远离摄像头的冷静,私下里的他倒不如说是淡漠。

怎么就栽在韩王浩手里了呢,李在宛摇摇头给小冬天喂狗粮。


在一起之后韩王浩时常会想起在纽约麦迪逊广场花园里看到李相赫的一眼,那个他敬仰的男人端着餐盘眯着眼睛挑挑捡捡喜欢的食物,面对宋京浩的打招呼点点头示意,腮帮鼓鼓地塞满了还没吞咽的一口牛排。

比赛是酣畅淋漓的,竞争是残酷的。

没有亲手弑神是不甘的。


李相赫一直不明白为什么那天的韩王浩给了除他以外的所有人一个拥抱,聚光灯下灰色的头发被他抓得有些蓬松,弯腰鞠躬时少年阳光干净的味道在他的呼吸里调皮地打了个招呼,李相赫甚至还没来得及对红着眼睛的人说上一句话,他就悄悄滑到了旁边人的怀里。

Peanut。Peanut。

他听到观众的欢呼,转过头努力想看清那人离去的背影。

只有无尽的黑暗和反光的白色队标。


谁都没有想到,那年冬天的某一间训练室里,他们穿着同样的队服又站在了一起。

一头黄毛的小打野局促地举起手站在T1队标旁拍认证照,经理姐姐说了两次“王浩你表情放轻松”无果之后,转头把围观的李相赫推了出去才拍好照片发上推特。

rox的哥哥们夸他穿红色的队服很好看,他美滋滋地给他们发了个笑脸表情,宋京浩打趣他终于和Faker大人在一个队里,以后全图的蓝怕是都要捧给他了。

世界赛后在众多伸来的橄榄枝里选择名为SKT的这一条,已经用尽了所有的勇气。

对未来的期待,像一只被缓缓注入氢气的气球,飘忽忽地摇晃飞上天。


在一起是李相赫先告的白,这件事足足让韩王浩开心了一晚上没睡好,一步步走到这里的所有努力和辛苦都可以变成小火苗,映得他眼睛湿润。

一切义无反顾和所向披靡,都会有结果的。


夏季赛版本对韩王浩来说很不适应。

像猛兽被剪去了利爪,蹲在角落舔着伤口,眼里的杀戮气息仍旧血腥。
像秃鹰被铁链拴在笼里,对天空的向往却没有减少半分。

韩王浩在无数个深夜回宿舍的路上对着路灯和飞蛾说一定要和相赫哥一起拿冠军。

李相赫渴望胜利的心不比任何人少,他可以一言不发排位,可以默默给自己加大训练量,对失败的惶恐体会过一次就不想在体会第二次了。

Faker,也会哭啊。


韩王浩搬走的那天已经提前收拾好了东西,李相赫靠在房间门框上看他往背包里塞一只拳头官方发售的菲兹玩偶。

“相赫哥我走啦。”

“嗯。”

“我和善九说过让他好好照顾中路了,不然我可是会来反野的哦。”

“嗯。”

“相赫哥你就不能说句话吗!”

李相赫挠挠头,尴尬地笑了笑。

“告诉bdd我会杀穿中路。”


最后的最后,韩王浩背着包大咧咧地嚷着李相赫没救了,气呼呼地坐上了去龙珠基地的车。

裴骏植担忧地往嘴里塞了一口薯片,问李相赫不跟韩王浩告别真的没关系吗。

李相赫把垂在胸前的耳机塞到耳朵里。

裴骏植觉得韩王浩简直瞎了眼才看上李相赫。


韩王浩叽叽喳喳地声音从耳机里传出来:“相赫哥我快到啦。”

“嗯,等你忙完了再给你打电话。”

“那我去搬东西啦。”


裴骏植看着剩下的半包薯片觉得自己不用吃了。

噎得慌。

评论(22)

热度(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