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克丝说琴女你又空大

我想看很多星星落在你眼里
活在自己的圈子里
Faker&Peanut/MaRin&Mowgli/MaRin&Faker
❌Kuro x Mowgli/芽花❌洁癖直接拉黑
「我永远都喜欢MaRin❤」

今天吃糖了吗

吃了嘻嘻嘻

MaRin&Mowgli/狐狸先生和小松鼠


夹带一点私货壳花

一口气把梗都写了

无脑傻白甜 ooc 勿上升

设定:狐狸张景焕x松鼠李在夏 白狼李相赫x豹猫韩王浩

tag如有不适自删

 @Rita_LLL 请这位勤劳的母亲吃糖


1

李在夏在冬天睡了长长的一觉,醒来的时候溪水里的冰已经融化。他翻出小本本,顺着笔记找到去年秋天藏坚果的树洞,捧着颗松果坐在树杈上晒着太阳大口地吃,晃着两条小短腿,阴影投在地上没节奏地闪着。


“你好呀——”


地上传来一声问好,他低头去看,是一只狐狸。


没有蓬松松的尾巴,没有光亮的皮毛,应该年纪挺大了。


“我搬来住在你隔壁了哦——”



咣当。


一只自由惯了的松鼠生气地丢了一颗大松果在狐狸先生的头上:“狐狸先生,森林很大的你换一棵树可以吗?”


狐狸先生从脚边捡起松果,朝他挥挥手:“谢谢你的见面礼——”



x年x月x日,天气晴。

今天隔壁搬来一只蛮不讲理的老狐狸,还拿走了我最大的一颗松果,生气。

-李在夏



2

张景焕觉得这个新邻居很有趣。


虽然他被这只小松鼠扔下的坚果砸得头上肿了三天,也被来找他玩的李相赫笑了三天。



韩王浩蹭着李相赫柔软温暖的背部皮毛:“那只小松鼠今天去找坚果没找到都要哭鼻子了。”


李相赫凑过去咬他的耳朵:“每只松鼠都这样,第二年永远忘了自己在哪里藏过口粮。”


韩王浩仰着脖子挠他:“我还看见景焕哥了。”


李相赫两眼一眯,老狐狸终于动手了。



第二天一大早,李相赫轻手轻脚地出门,远远瞥见李在夏一蹦一跳地往树上爬,在树洞里刨了一会儿笑嘻嘻地往包里装坚果。白狼对身旁开口:“你还不去把毛整整,被灌木划得丑死了。”


张景焕扭头满不在乎地理了理毛,收起秃秃地爪子,寻思着明天去哪片林里找松鼠爱吃的果实。



3

每每换季都是李在夏最讨厌的时候,他总泪汪汪地看着一地的毛抱着尾巴不说话,作为他的好朋友韩王浩并不太懂这种烦恼。


小豹猫懒洋洋在草地上打了个哈欠:“在夏别担心,我听奶奶说掉毛是正常的,不过是……”


“是什么?”一捋尾巴毛又掉了几根的李在夏瘪着嘴心不在焉,韩王浩转转大眼睛,心里一个恶作剧念头冒了出来。


“其实啊,就是……”他凑过去在李在夏耳边嘀咕了一句。


“啊————”



睡得迷迷糊糊的李相赫翻了个身,什么时候林子里还搬来土拨鼠了?



4

张景焕最近也挺烦的,他也开始掉毛了。


是掉毛,不是换毛。



他出门正好碰见了去河边洗脸回来的李在夏,面对面傻站了几秒钟他鬼使神差地去摸了下小松鼠的尾巴尖。


软乎乎。


小松鼠吓成了枝头熟透的番茄色:“那个…狐狸哥…不是…景焕先生…”


张景焕心中警铃大作,难道自己最近掉毛这个样子被李在夏嫌弃了?


李在夏磕磕巴巴地拼凑着句子:“你是不是…那个什么…什么…”


张景焕实在听不清,低下头垂下耳朵准备听他说话。


李在夏闭着眼也没看到对方靠过来,大声喊道:“王浩哥说老头子才掉毛!”然后反手一个锁门把自己关在屋子里。



张景焕被这句话震得脑子嗡嗡地疼,转身准备去找东北虎金钟仁打小报告。


李在夏靠在门板上心怦怦跳,看见地上没收拾干净的毛想到韩王浩那天另一句话。


「在夏啊你掉毛是到发情期了」



5

韩王浩最后被金钟仁拎着脖子教训了一顿,委委屈屈窝在李相赫怀里哼唧“还不是你家小松鼠太天真”。


狐狸先生已经三天没见到小松鼠了,他去寻了今秋刚结的板栗和松子放在小松鼠家门口,东西总不见少却常有湿哒哒的小脚印昭示着主人刚刚回来不久。


张景焕得出趟远门,他知道李在夏一定会过得很好,临走前还是嘱咐李相赫照顾着点小松鼠别被欺负,白狼别扭地点点头让他早点回来,豹猫竖着耳朵往小松鼠家看了看,门依旧关着没动静。直到狐狸先生走了,韩王浩去敲门,李在夏才开门扑在他怀里哇哇大哭:“景焕哥…嗝…他走了…嗝…”


小豹猫有一下没一下地撸着松鼠尾巴,心里早把张景焕给diss了八百回。


何德何能啊老狐狸。



6

狐狸先生走过山间翻过溪流,路程漫长不知不觉已经过去一年,又到深秋季节。


张景焕摸着从树上摘的野果咔嚓咔嚓啃着,一只路过的松鼠站在他不远处怯生生地看着他,狐狸先生从布包里摸出几颗树莓放在他面前,想起了那只拿松果砸过自己的小松鼠。



“狐狸先生——景焕哥——”空中传来熟悉的声音,是信鸽严晟玄。


“哥哥哥你怎么跑这个地方来了你家不是在东边那片林子里吗哇哥这个果子好吃吗?”严晟玄的嘴巴被树莓染成淡红色,“哥你今年冬天不回家吗?”


张景焕往嘴里扔了颗酸甜的莓果,把小礼物小心翼翼地放进包里,站起来伸了个大大的懒腰,朝信鸽挥挥手踏上回家路。



李在夏坐在高高的树杈上抱着尾巴晒太阳,梦里有世界上最好的狐狸先生。他动动耳朵,是枯叶被踩碎的声音,李在夏睁开眼,树下站着梦里的张景焕。



7

狐狸先生被小松鼠撞了个满怀,掂量下体重没比去年轻多少,张景焕很欣慰,被李在夏打量得有些不自在的狐狸先生从布包里掏出一个东西放在小松鼠手里。


是一只用小松鼠去年换毛掉下来的尾巴毛做成的一只小小松鼠。


张景焕不好意思地摸摸后脑勺说做得不太好,李在夏鼻子一酸把小礼物仔细放口袋里,拉着狐狸先生去今年放坚果的小树洞参观。



深夜张景焕往不太暖和的被子里拱了拱,想着明天太阳好要把被子都抱出去晒一下,门口响起了轻轻地敲门声,他跳下床开了门,李在夏抱着枕头被子揣着小小松鼠问他:“景焕哥我可以来你屋里睡吗?”


小松鼠的被子暖乎乎,还把大尾巴压了一大半在狐狸先生的肚子上,李在夏大着胆子对张景焕说:“狐狸先生我又开始掉毛了。”


张景焕捏捏小松鼠的尾巴根,惹得他笑得翻了个身。


“哥我真的又掉毛了。”李在夏认认真真对着张景焕说,狐狸先生拍拍他的头:“在夏你还小…”


“我不小了!王浩哥说…他说…”小松鼠羞得用大尾巴遮住自己的脸,张景焕的狐狸尾巴翘上了天。



行吧韩王浩去年的账就不跟你再计较了。


小豹猫半梦半醒打了个喷嚏,白狼睁开一只眼把他往怀里裹得更紧了些。


冬天果然是在暖和的被窝里一起睡觉最舒服了。

“哥哥们都对我很好,只是有一个哥哥说话比较凶,唔…我们队长…”

————————————————

“买饮料,Mogwli选手说一起去,MaRin选手让他一个人去~”

————————————————

“我爱你哦马哥,牛奶皮肤马哥,哥你在哪儿呀,怎么样明天圣诞节要和我一起过吗?^ ^”

————————————————

“你现在不是在休假吗,哥来韩国了。”

————————————————

是我的最佳上野🦊🐿

Rita_LLL:

其实用puppy love形容马蘑菇最为贴切吧 是喜欢又躲闪的眼神 是那种 过分听话的幼犬 想要粘着主人 怕眼前人走 又怕眼前人不走的迟疑 是想要克制又克制不住的欣喜 没有很多失落 遗憾 不甘 没有徒手摘星的许愿 没有高高的舞台 没有漫天的金雨 没有沸腾的欢呼声
只是有人早上出门了前 在桌子上留了一杯咖啡 杯子下压了一张纸条:
“哥出门了,会回来的”

喜欢就是舍不得喝这口甜 又怕奶泡融化咖啡变冷 靠着偷偷加巧克力粉保持着口感 刚好喝完最后一口抬头时 听见了 钥匙插进锁眼里转动时 清脆的摩擦声

是滴蜜的糖苹果 是被烤化了的棉花糖

是偷偷勾在一起的尾巴尖

是春天里的第一口拿铁

哥在韩国哟

我真实的瑞斯拜了🙉

真无聊

还是游戏好玩

【马蘑菇】留下来吧(车)

我不允许塔老师的车悄悄溜走!!!!!
催了三个月的车一脚油门我撞挡风玻璃上了
老母亲露出欣慰的微笑(嘴角疯狂上扬

Rita_LLL:

MaRin*Mowgli,별을 보면 별이 되나봐
接上篇设定(我知道时间有点久远),两人异地交往中设定,现实向。
背景:听闻候爷要退役了,马润也动了离开职业舞台的心思。
预警:伪内衣play,开车慎入!
小学生文笔,一切OOC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
献给我勤劳的姐妹颜@拉克丝说琴女你又空大 



惯例全文走外链:https://pan.baidu.com/s/1LVPdoT7UzckovJ2MBIudMg


评论区见。


———————————————————
二人圈自割腿肉,哭泣了。

Faker&Peanut/清白月光无非他


带着三大瓶百草枯来给lof除草

请!勿!上!升!真!人!
什么都禁 ooc全是我的
速打全是bug
我爱18KOR😭

Summary:今夜熙攘又代入旧时光,该认作如常。 ——不才/她


直到坐定在飞机上,李相赫才有机会去看隔了一条窄小过道和金基仁在讨论香草拿铁几分甜好喝的韩王浩,他看起来很高兴,笑起来嘴唇依旧会咧成一个扁的心形。

伸手拽平了身上配色比较一言难尽韩国代表队的队服,李相赫从包里翻出了还没看完的书,旁边的高东彬感慨道“Faker选手真的是手不释卷很爱看书啊”,李相赫抬头冲他笑笑,耳朵里韩王浩碎碎念的声音跑来跑去,像早餐吃的蜂蜜松饼一样甜得人牙疼。


到达选手入驻的酒店分完房间有半天的休息时间,李相赫坐在单人沙发座里听虚掩门外几个人在商量玩什么,韩王浩懒洋洋地回答他们自己不想出去就待在房间里,朴载赫中途过来敲门问李相赫要不要一起,得到一个礼貌地拒绝后退出去没一会儿就和大家出门了。

酒店点的香薰是干净清爽的海盐柠檬味,闻得鼻尖一片清新,李相赫捏着一页纸轻轻撵着页角,拈得平整纸张起了褶皱,门被扭开,探进来半个棕色脑袋:“相赫哥去游泳吗?”

刚才还一个要看书一个不想出门的人前后脚就踢踏着拖鞋往泳池走去。


太阳渐西沉,已经没有多少人还泡在泳池中,韩王浩倒也不在乎,衣服也不脱就扎进水里,李相赫坐在池边的塑料白椅里看手机,偶尔抬头看韩王浩不太标准的游泳姿势在水里扑腾。

「Ruler:大家吃饭吗?餐厅的自助餐看起来好好吃!

Score:相赫和王浩在房间里吗?可以下来吃饭了,我们都在3楼餐厅这边」

李相赫飞快地在屏幕上打出“马上来”,把手机放在桌上走到池边看着韩王浩刚从水里抬起头甩着头发呼吸空气:“去吃饭吧。”

韩王浩也不答允,“嗯”了一声没动,李相赫把手递过去,出来时穿了酒店的一次性拖鞋,刚才走过来的时候李相赫把拖鞋放在桌边,光着脚踩着水走过来,白皙的脚背在松松垮垮的黑色长裤下若隐若现。水里的小恶魔咬着唇对他笑,伸手去接李相赫的邀请,在握上之后用力一把将岸上的人拉进水里,溅起一大片纷扬水花。


“哈哈哈——”

韩王浩恶作剧得逞,拍着手笑得上气不接下气,李相赫也不恼,抹了一把脸上的水看他。韩王浩起身准备去给两人拿浴巾被李相赫重新拽回水面下,被水流猛得刺激没睁开眼睛,眨了几下眼他看到黑色发丝在水里轻柔地飘动,颈后被扣上刚牵过的手,小恶魔乖乖获得了大魔王一枚温柔的亲吻。

晚霞染红了云翼,落在韩王浩湿漉漉的脸上有些发烫。


队友吃到半饱的时候李相赫和韩王浩才匆匆赶来落座,朴载赫咽下一口海鲜炒饭疑惑地看着两个人半干的头发问“你们是……”被曹容仁往嘴里塞了一只扇贝也没了下文。

吃完饭韩王浩嚷着给大家买冰淇淋,最后一人举着一支甜筒往房间走去,金基仁跟在高东彬身后快步走在最前面,朴载赫和曹容仁挑了两种不同口味的冰淇淋球在评价谁的更好吃,韩王浩心不在焉舔着手里的甜筒,李相赫走在他的左前方,完全没有要跟他搭话的意思。


“啊…”融化的巧克力冰淇淋顺着包装滴在韩王浩的米色短袖上,高东彬在前面按下电梯对他说正好回去换一件衣服,李相赫在旁边悠悠说了一句“你去洗一下吧我等你”,朴载赫和曹容仁把上野两个人拉进电梯,笑眯眯看电梯门合上。

韩王浩拧干了一小片水渍出来的时候李相赫站在走廊斜对面举着两只甜筒一脸认真,他去把自己的那支接过来仰起头伸出一点舌尖细细舔舐,喉结上下滑动吞咽,察觉到李相赫灼热的目光后他问道:“我脸上沾到了吗?”

李相赫咽下一口香草味冰淇淋:“没有。”


回房间要绕过一座空中花园,没什么人韩王浩也就甩着手走得随意,白花花的胳膊李相赫眼下晃得没节奏,他一把捉住韩王浩的手臂想让他别像个维克兹一样张牙舞爪地横着走,小孩就站定在他面前歪着头看他:“相赫哥?”

一如去年春天尝过的草莓慕斯、夏天喝过的柠檬气泡水、秋天捂手的烤红薯和冬天闻到的参鸡汤。

韩王浩看他不说话以为下午的玩笑开大了,见四下无人凑过去亲李相赫的嘴角软软道歉,眼底却没一点害怕,浸满了笑意。

李相赫被他逗笑了,回啄一口抓耳挠腮的小猴子,牵着人往回走。

从不会忘记回家的路,因为总有一盏月光在那里。






金基仁:王浩哥洗个衣服为什么这么久?

高东彬:再来蒙多solo一场吧!

我的中野从未be never

下一场赢了我就把草稿箱的东西翻一翻

壳花不准我咸着👋🏻

不才是个大宝贝(´▽`ʃ♡ƪ)

8102年了 一个韩国队亚运出征看得我又哭又笑😭